Discuz! Board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5814|回复: 0

p让游戏伴猫成长p

[复制链接]

29

主题

29

帖子

112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积分
112
发表于 2020-12-12 15:02:1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厚三
  

  厚三

  ——穿灰色T恤的毛驴

  

  

  小清河一路抹了去似的流的平缓。弯多处水急,鱼虾摆尾吐泡,白沫到了边上聚了一处,连上了的苇子荡,望去和浸出“碱旮旯”的贫地白花花的一片,分不出边际,河道入海处产一种“面条鱼”,体内无骨软啪啪的,味道却鲜美,引得无数嘴馋的来此烹鱼饮酒,醉了作酸诗“广阔富饶齐国地,乐业安居孙武乡”。水绕山环处有好风水,出人杰,其中有“兵圣”之称的孙子便生在乐安县,人引以为豪。常挂在嘴边称道,地域广倒是实话,后面的富饶,想是酸秀才们酒后为了字句公正而胡语。平平淡淡中的贫瘠,却有5700多年历史积淀的大汶口文化,便是说的此处了。

  村口大槐树长的龙型,枝叶多向四周伸展,扑棱出老大的“荫阳地”,天热了干活的便到树下乘凉,鸡婆姨妈的连同孩子堆到一处,这家长那家短的嚼“老婆舌”,今天村中有“红事”,人便少了,厚三提溜着红纸包着的“爆米花”一路哼着淫词艳曲,趿拉着破鞋一路走来,瞥见本家的二嫂牵了羊在树下歇息,清了清嗓子破锣音的唱道:你在放羊)))

  我在唱歌~~~~~``咱俩一起````哎~~~快快乐乐~~~~~`气的婆子脱了鞋拿了来打,边追边骂:“看我不收拾你个”虾头死孩子“

  厚三一路趔趄的嘻骂着跑了,“腰和水桶一样,给我当枕头也不要”见追不上了跳着脚大骂:“生个孩子没屁眼,长驴尾把……”门外敲锣打鼓好是热闹,瞎子看不见心头着急,问哑婆子:“殷家娶的那的媳妇啊,”哑婆子拍了拍他的屁股“瞎子心里明了:”奥,是后屯(臀)

  的。

  “后屯谁家的呀”哑婆子让他自己的摸了摸胸前“奥,是后屯二奶家的,是殷家的几房了”瞎婆子急得头上直冒汗,在屋里转了俩圈,心思这怎么比划啊,情急中抡圆了打了他仨嘴巴,这回瞎子明白了“恩,知道了是殷家”三房姨太太“啊”。遂摸了摸脸,蹲在门钎子边,掐指来算。喃喃道:“这家得出事……”瞎子以前本是道士,性灵聪慧,一日悟了天机跟别人道了出来,眼遂不能视物,成了现在模样,贯中不养无用之人,轰了出来,自己在老屋中度日,村民撮合和哑巴女人过到一处,日子也到顺畅。哑婆听他言语勿自出去看热闹。不再理他殷家大院里张灯结彩,屋里坐满了便在院里搭了“虚棚”,招待来贺喜的厚三提了礼在柜上记了,往光棍堆里一扎,一回明炮,新人进了门,走到身边一阵浓香,刺得他心里直痒痒,趁人不备照着新媳妇腰上拧了,新媳妇从盖头边看得真切,银牙咬了咬没有言语,喜婆扶了进了洞房。“随了礼就要吃喝回来,不转便宜是王八蛋”,厚三心头暗想间,桌上别的光棍却先下了手,自己动手忙抢,已是只剩残羹,便拿了酒往嘴里倒,手抓酱肘子不放,吃饱了嘴一抹,到了礼柜上趁管帐先生不注意,拿了先前送的礼出门回了家几间四壁漏风的土屋,倒也通风凉快,敞了怀倒了上炕,用手捻了爆米花丢到嘴里,又搓了搓脚丫把,便又吃。想起日里捏新媳妇那一把,便拿手在脸上摸,心思我也不缺鼻子少眼的,怎命不如人呢,人家殷家60了还娶个黄花闺女自己也只是人家的长工,老家伙胡子都不扎人了,还能行得了事,怎么想怎么不是滋味,正有老鼠床下锅台边乱闯,拿了只鞋打去,没了动静,一会又吱吱娑娑得乱窜起来,心火起了便骂起早死的爹娘,不给自己留些家当就算了,生的自己却这般丑陋,想是娘月子里好吃大南瓜的缘故,还起的小名叫“牢靠”,到如今却那也不“牢靠”,背地后因自己长得嘴唇厚,眼皮厚(金鱼眼),平时行事脸皮厚,都叫他“厚三”,他还是喜欢人家叫他“牢靠”,酒劲上来眼皮一合睡了过去,梦中娶媳妇,乐得嘴角哈拉子湿了枕头一片……

  早起到坛口打了油茶,油条端了送去,正看见一女子立在东家门口,一脚着地,一脚尖斜叉了点在一旁,依门站了旗袍叉边开了缝,腿面细白的肌肤露了,衔了瓜子啪地咬开,舌尖一舔,“吐”的一声,皮便飞了出去,正打在厚三眼皮上,揉了揉,见头发后面梳了,抹了油,脸施粉彩,活脱脱花瓣模样的俏,看的愣了神,花样妇人开了口:“还不去把东家的夜壶倒了,洗了再去喂牛,养了你是让你到处骚包啊”想是昨日认清了自己面目,赶忙回到:“三太太早,我这就去,小腿”打腚瓜跑着去了。想是在婆家自小没受屈,自进了门拿出闺中脾气。东家只是疼爱,也随她去使性子,三姨太成了家中主事的,里里外外都看她眼色,对别人倒还仁义,见么厚三便没了好模样,骂来喝去,他脸皮厚也不在乎每晚睡了,便梦到花瓣模样的“三姨太”转眼到了过年,东家做了好菜,在偏屋里摆了席,请长工吃,打了更厚三端了酒,去给东家说吉祥话拜年,进了屋东家躺了炕上,桌上有菜,三太太穿了新衣坐桌旁,正在独饮,赶忙上前行礼,三姨太一阵浪笑,厚三腿都软了,你这虾头犊子还到有孝心啊,陪我喝几盅“厚三朝炕上斜眼看,东家说:”我不能喝你就陪着三太太喝吧,我先歇会,“厚三战战兢兢屁股挨椅子尖坐了,三太太像是喝多了,媚眼看着,轻挽袖口,漏出藕段般细白水嫩的臂,酒劲上头左右彩霞飞起般上了两腮。抛了个媚眼过来,厚三心思太太酒后乱性,体内燥热将身子靠了过去,手向前伸,冷不丁啪的一声桌子掀了,一嘴巴子打了过来骂道:”敢占我的便宜,我不活了,东家给我作主啊“厚三猛的酒醒了,明白这是进套了……

  大年三十冷得直打哑巴骨,被爆打了一顿撵了出去。很的厚三咬着牙“君北京白癜风哪家最好子报仇十年不晚……等着……”心知这里是不能呆了。出了庄走了。

  转年开了镰收了麦子,夜里早睡了,突的到处咚咚想起了炮声,东家急着藏了家里值钱的物件,门上了闩,一家人躲了了炕下战战兢兢,天亮了停了炮,便有人来门口挂上“膏药旗”——日本鬼子进城了,守城的战了一晚死得没了人,城失守了。死尸堆成了山,用车推到马家湾烧了,浓烟蔽日整整着了三天。知道换了天了……

  数月后,东家正在屋里坐了,咚的门被踹开进来一队人,领头的梳着中分头发如狗舔的般服贴着油光锃亮,腰上晃着“驳壳枪”,仔细看竟是“厚三”。

  赶忙让进了屋:“牢靠兄弟,我就知你有出息,真让我猜着了,看这身行头你。”他妈的少来这套,什么你不你的,老子现在是皇军的保安股长,手底下这几杆枪,看见了吧归我管,“黑老五”是我们司令,今天奉他的命令来催粮,你家里地道啊,夹墙啊,藏着的粮食全部归公,到日头末了南墙,要交不出来,拉你到马家湾毙了,“说完二郎腿一跷,拿起茶壶对嘴喝。”我那些家当你还没数么,前些日子皇军不是把粮都拿走了么,通融一下“坏笑了几声:”乡里乡亲的,我也不难为你,这不全看你了,三姨太还好吧让她出来我还没给他请安呢“,东家心里明了说”妇人家不懂事,前些年得罪了你,晚上我让他到你那赔罪去……你看……“东家你看这是那说的,我也不是那记仇的,礼就不用陪了,你这茶壶不错。

  让她晚上给我送去,就没事了“说着出了屋门,低头想了想抬手一枪打落了墙上挂的一辨蒜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  想是殷东家老了,物件不成用了,没甚么恋的,三姨太那晚走了,就没再回来,临走一脚踹倒东家裆里,跟了厚三,转年生了个胖小子,却没他爹的龌龊样眉眼间随三姨太。殷东家挨了一脚病了不起,大年30归了西,家也就败了日子过得平实慢了去了,说书唱戏可快,说嘛说鬼子投降了,到处抓汉奸“黑老五”成了过街的老鼠,东躲西藏,总归是把黑老五抓了,厚三却没了影。

  因他枪打得准,又是穷寇追急了,保不准谁脑袋被打爆了,始终没抓住晌午一脸面俏的妇人来乡公所举报,说厚三在东乡满坡地里的小屋里。随纠集人围了上去,先叫机灵的去探,回来说“正把两把枪拆零散了,在擦呢”

  没了怕头,胆子就大了,喊着冲了上去,玩枪的就是玩枪的,整日里摸熟了,黑乎影里用褂子一兜散落的零件,踹开后窗跳出去的功夫,就装了起来,围上来的人只见灯一黑的功夫,黑三就开了火,大家伏了地只是对射,最后没了子弹,才抓住他。

  两人民愤极大,收拾不了鬼子,就拿汉奸开刀,众人用刀割了两人额头的皮耷拉下来盖住眼,撒上盐,零刀割了后点了“天灯”,致死两人咬了牙关,没吭一声,果真有“匪气”带种。

  最后人说,告密的是三姨太……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今晚六合开奖记录2019_马会开奖结果历史记录_台湾码开奖结果2020

GMT+8, 2021-1-16 08:48 , Processed in 0.093601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0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